西敏·达内希瓦尔

编辑:对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1:48:4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西敏·达内希瓦尔(1921-2012),是伊朗最早从事小说创作的女性,且成果卓著,被尊为“伊朗小说王后”。其代表作《萨巫颂》被誉为伊朗现代小说中最优秀的作品之一,至1998年再版14次,之后又多次再版,成为伊朗文学史上的经典。
她是伊朗最早从事小说创作的女性,并在伊朗文坛创造了多个第一:第一个出版短篇小说集的伊朗女性,第一个出版小说的伊朗女性,第一个翻译出版外国文学的伊朗女性。因所获得的卓著文学成就,她被尊为“伊朗小说王后”,并被视为20世纪伊朗文坛活力的象征。
她曾长期在德黑兰大学任教,是伊朗知识界德高望重的学者作家之一,被誉为“伊朗文坛长青树”。
中文名
西敏·达内希瓦尔
出生日期
1921
逝世日期
2012
职    业
小说家

西敏·达内希瓦尔西敏·达内希瓦尔

编辑
西敏·达内希瓦尔(Simin Daneshvar,1921-2012),1921年出生于伊朗“诗歌之乡”设拉子,德黑兰大学波斯文学博士。
她是伊朗最早从事小说创作的女性,并在伊朗文坛创造了多个第一:第一个出版短篇小说集的伊朗女性,第一个出版小说的伊朗女性,第一个翻译出版外国文学的伊朗女性。因所获得的卓著文学成就,她被尊为“伊朗小说王后”,并被视为20世纪伊朗文坛活力的象征。
她曾长期在德黑兰大学任教,是伊朗知识界德高望重的学者作家之一,被誉为“伊朗文坛长青树”。同时她也是伊朗现代文坛领袖阿勒·阿赫玛德(āl-e-Ahmad 1923—1969)的妻子。二人是伊朗现代文坛著名的文学伉俪,在伊朗现代文坛上具有崇高威望地位。在《萨巫颂》一书中文版出版前夕,惊悉达内希瓦尔女士于2012年3月8日去世,享年90高龄。特此致以沉痛的哀悼。[1] 
1938年,西敏·达内西瓦尔进入德黑兰大学学习波斯文学专业,大三的时候,父亲的去世让她不得不承担起养家的责任。西敏·达内西瓦尔进入德黑兰电台工作,撰写短新闻,有时写写美食,有时写写国际问题,因为英语很棒所以她在事业上发展得很快。和同龄人一样,西敏·达内西瓦尔关注社会问题,包括伊朗的贫富差距等。
1948年,27岁的西敏·达内西瓦尔发表了第一本短篇小说集《扑灭的火》 (Atash-e khamoosh),这是第一部伊朗女性短篇小说集,她也因此赢得声誉。但是之后西敏·达内西瓦尔却拒绝再次出版此作,因为她认为自己“写得太幼稚”。1949年,西敏·达内西瓦尔在德黑兰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博士论文题目《波斯文学中对女性的描写》)之后,第二年与左翼作家、社会批评家贾拉勒·艾哈迈德结为伉俪。
20世纪50、60年代,西敏·达内西瓦尔开始翻译契科夫、霍桑、阿尔图尔·施尼茨勒、萨洛扬和其他作家的作品,并因此成名。1969年出版《萨巫颂》之前,她一直陆陆续续地发表一些关于伊朗女性的短篇小说,但是文风丝毫未受其丈夫的影响。在出版《萨巫颂》这一年,她的丈夫在里海的避暑别墅中去世。两人没有子女。
尽管西敏·达内西瓦尔一直生活在充满激进的爱国主义的伊朗社会,身边陪伴的是重量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知识分子,但她通过自己独特的文风,在伊朗文学中找到了一个独特位置。哥伦比亚大学学者哈米德·达巴什评价道:“她比丈夫多活了40年,事实上,超出了丈夫一个时代。”

西敏·达内希瓦尔主要作品

编辑
小说集《熄灭的火焰》(1948年)、小说集《天堂般的城市》(1961年)、长篇小说《萨巫颂》(1969年)、小说集《我该向谁问好》(1980年),以及著名的“彷徨三部曲”《彷徨之岛》(1993年)、《彷徨的赶驼人》(2001年)、《彷徨之山》(尚未出版)。

西敏·达内希瓦尔《萨巫颂》

编辑
萨巫颂》一书是重现经典书系的最新作品。1969年以波斯文首次出版,是伊朗出版的第一部由女性作家创作的小说,一经问世即成为伊朗超级畅销书。迄今为止,《萨巫颂》波斯文本至少再版16次,共计售出超过50万册,成为伊朗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小说之一。
小说以1941年盟军为开辟一条从波斯湾到苏联的运输通道而出兵占领伊朗为时代背景,描写了一位逆来顺受的普通伊朗女性扎丽的觉醒过程,以扎丽的丈夫优素福宁折不弯的精神和行动为衬托,反映了伊朗因盟军的占领而引发的民族冲突和社会矛盾。顺从并承受,抑或反抗并死亡?这既是两位主人公面临的两难选择,亦是这个国家的困境。
书中的故事将伊朗独特的民族性彰显无遗,从而让人们对伊朗国家民族应当何去何从产生深刻思考。因而,本书的出版,对了解伊朗民族独特性的精髓所在,对了解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中,面对西方对伊朗的种种制裁与围剿,伊朗所表现出的强硬态度,不无裨益。
“别哭,我的姐妹。你的家中,会长出一棵树;你的城市里,会长出一批树;而你的国土上,会森林密布。风会把每一棵树的讯息传递给另一棵。树林会问风:在你来的路上,没有看见黎明吗?”
  
  上述是伊朗小说《萨巫颂》的全书结尾段落,是爱尔兰诗人、战地记者麦克马洪为了悼念革命者优素福,在写给其遗孀扎丽的信中提到的。这段文字耐人寻味,仿佛定下了整本书的一个质朴的基调。人与自然的交织、人与社会的混沌、光明与黑暗的纠结,最终还是要选择一条路,追赶黎明出发的脚步。这是伊朗人民的使命与期许。
萨巫颂:伊朗民族史诗《列王纪》中有一位勇士,名为萨巫什。他是伊朗国王卡乌斯之子,因年轻貌美,受到父王之妃苏达贝的百般挑逗,但却不为所动,严词拒绝。苏达贝恼羞成怒,反告萨巫什调戏她,国王卡乌斯决定用伊朗古代跨火堆的巫术方式来作判决。萨巫什骑马越过火堆,毫发未伤,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尽管如此,父子仍旧失和。萨巫什离开伊朗,暂避邻国图兰。图兰国王对其本十分敬重,一度厚待之,但终因听信谗言将其杀害。由此,伊朗与图兰之间结下深仇大恨。萨巫什的鲜血即萨巫什之仇成为伊朗民族国恨家仇的代名词,积淀于伊朗传统文化中。纪念或悼念萨巫什的活动即为“萨巫颂”,具有一定的巫术性质。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