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顺奇

编辑:对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1 00:14:35
编辑 锁定
薄顺奇,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的一员,是一名爱鸟者,更是一名护鸟者。
中文名
薄顺奇
国    籍
中国
民    族
出生地
上海市
出生日期
1985年10月12日
职    业
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 
毕业院校
华东师范大学
主要成就
保护鸟类

薄顺奇野保站薄顺奇的十年:从爱鸟者变成护鸟者

[1] 
【新民网·独家报道】10年,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可能只有七分之一,或者八分之一的分量。但是17岁到27岁这10年,对于薄顺奇来说,并不仅仅只有这点分量,他的变化也不仅仅是从一个男孩变成男人。10年前,他单纯是一个动物爱好者,“对抗”着父母饲养各种小动物;10年之后,他是上海市野保站的一名工作人员,观察、救助上海的野生动物的同时,也遵循自然竞技的法则。如果说,梦想变成现实是电影里的剧情的话,薄顺奇的10年正是在拍一部属于自己的大片。
高一给幼鸟当“奶爸”
“我吃蛋白它吃蛋黄”
说到对动物最初的印象,薄顺奇觉得可以追溯到幼儿园,“那个时候爸爸买来许多热带鱼,非常喜欢”。而说到真正开始进入“动物世界”,大概要从初中算起了,“最多的时候家里养了8只鸟和2只乌龟”。提到10年以来养过的动物,薄顺奇不禁扳起了手指头,“乌龟、灰喜鹊、八哥、黑尾蜡嘴雀、画眉、金丝雀、红嘴蓝鹊、热带鱼、金鱼……”养过的动物有近百只了。
有些动物在家里是“散养”的,随地大小便的习性引来了薄妈妈的“微词”。“她嫌脏,来不及打扫,也怕养动物耽误我的功课。”薄顺奇说。
对于爱动物的薄顺奇来说,十年间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高一时与棕背伯劳幼鸟的一段奇缘。薄顺奇告诉记者,有一天,其所读高中的大树上掉下一只棕背伯劳幼鸟,“当时它眼睛刚睁开,大概才孵蛋10天左右。”为了照顾好这只幼鸟,薄顺奇当起了“奶爸”。由于白天幼鸟需要进食,所以薄顺奇决定带着它上学。为了避免幼鸟的鸣叫给课堂带来干扰,薄顺奇做了一个纸板箱,把幼鸟放于其中,用绳子悬挂于窗外,课间的时候就去喂养它,晚上再带回家。
薄顺奇回忆,当时念高中的他零用钱并不多,大概70-80%都用在了养鸟上,“一般给鸟吃饲料、虫子、熟蛋黄、瘦肉,虫是最贵的,肉是从家里冰箱里偷偷切的,至于熟蛋黄则是从自己早饭的白煮蛋里省下的,我吃蛋白它吃蛋黄”。
大学期间野外观鸟
“看到自然界就感受到人的渺小”
高考时选择大学专业,薄顺奇曾经和父母有过意见不合,他执意报考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而父母更倾向于财经大学这类比较容易找到工作的学校和专业,“好在最终他们尊重我的选择,让我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了专业”。
十年里对薄顺奇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应该就是大三的观鸟活动,这让他从“饲养宠物鸟”走出来,看到了更广阔的天空。“在山顶俯瞰御风滑翔的鹰,感觉到的是羡慕;在滩涂仰视拂面飞过的鹬群,感觉到的是震撼;在海上看贴海疾飞的雀鸟,感觉到的是坚强;在城市里望高楼间高速穿梭的隼,感觉到的是兴奋;在海岛的星空下听头顶雁过留声,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在田野里辨认出鸟鸣声中的水车咿呀,猫呜犬吠,感觉到自然的神奇……”
念研究生时,薄顺奇去广东做硕士论文课题,这一去就是整整一年。在野外,他常见的装备包括双筒望远镜、单筒望远镜、照相机、录音笔(用来下载鸟类声音进行比较)、GPS(用于记录研究样线轨迹)……这些装备重达20斤左右。记者从他的老照片里看到,由于山野里道路不多,他们经常需要向导开拓到更幽静的地方观鸟,遇到拦截的河流,只能蹚水而过,手上还拿着各种器材。
薄顺奇大学时期时常在外地进行鸟类调查,这让妈妈有时候很难见儿子一面。“想念肯定有的,不过他们看到我工作得很快乐,也就放心了”。
工作选择野生保护
“拆掉一个鸟网就是救一群野鸟”
研究生毕业后,薄顺奇来到了就业“分水岭”,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决定要去野保站工作,“对胃口,做起来得心应手,还有志向相投的朋友”。如果说,高中时期的动物饲养,埋下了他保护动物之心的种子,进行了启蒙影响;大学时代的生物学习,让他熟悉各种动物的习性,了解大自然的神奇;那么,工作以后,薄顺奇懂得的不仅仅是作为动物爱好者的“宠爱”,更是动物保护者的“尊重”,尊重每一种生命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假借博爱之心横加干涉。
记者在薄顺奇处看到了这样一张照片:照片里薄顺奇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小鸟,鸟的个头非常小,还不及他的手掌大。薄顺奇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摄于2010年7月,当时他和其他野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一同前往南汇东滩进行调查,车辆过路时发现路边有一只黑水鸡的幼鸟。由于懂得小鸟的习性,薄顺奇就把它放到路边的水塘里,等待成年鸟类的收养和照顾。“很多人看到小鸟都想带回去饲养,其实这也是一种占有欲。”薄顺奇认为,对待野外生物应该保有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它是属于自然的,哪怕受伤也是‘天数。’”
薄顺奇说,他真心热爱这份工作,“我个人感觉做一点是一点,影响一个人是一个人,拆掉一个鸟网就是救一群野鸟”。薄顺奇的“爱鸟事业”也在悄悄影响着爸爸妈妈。
如今,在家里养鸟的任务主要落在了爸爸的身上。“爸爸照顾我的小鸟十分上心。”据介绍,薄爸爸每天早上会把鸟食准备好,包括小米、水、青菜叶,出太阳了就把小鸟带出去晒晒太阳。而薄妈妈也从最初讨厌养小动物到对它们细心照顾。尤其是对一只已经六岁、名为“polly”的鸡尾鹦鹉,这是薄顺奇大三时就开始饲养的。对于一只鹦鹉来说,“polly”的年龄相当于已经年过半百。薄顺奇说,如今在家“放养”的polly时常会爬到薄妈妈的腿上,微微低下头,“暗示”给它挠挠脖子,“如果不挠,它的头就会像小榔头一样捶你的腿”。而对于这样“发嗲”行为,薄妈妈都会尽量满足。记者从近期的一张照片上看到,薄妈妈织毛衣时,“polly”也会安静地在一旁陪伴。
王小波说,所谓伟大的事业,就是要让自己的梦想成真。或许,对于薄顺奇来说,伟大的事业已经开始了。(新民网记者 袁蓉)

薄顺奇创建词条者介绍

那天和他一起出去观鸟。上午,天上飞来几只灰不溜秋的小鸟,因为背光,我看不大清,但薄顺奇抬头一望,说,这是几只过境的林鹬。我心里一怔:妈呀,我只看出来这是只鸟……
下午,我们几个人听见林子里有鸟叫声,他就跟我们讲,这是黄鹂的叫声,这是……
可见他观鸟经验丰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人物